当前位置:首页 >> 大气 >>内容详细

雾霾卷土重来,哪个行业应该率先打响蓝天保卫战?

2017-03-17 16:09  经济观察网

两会刚闭幕,北京雾霾已袭来。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3月16日,新一轮空气污染过程,北京、河北将有重度污染。中国环境监测总站预计,今天开始,中国北方部分地区空气质量将出现中至重度污染。大气扩散条件不利,污染物逐步积累,预计17日,北京和河北中部部分城市空气质量将出现重度污染。

京津冀地区是大气污染的严重区域,不仅居民焦虑,政府也十分用心。李克强总理在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坚决打好‘蓝天保卫战’”,要求2017年全国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别下降3%,重点地区PM2.5浓度明显下降。在金融体制改革方面,提出大力发展绿色金融。

京津冀地区也是大气污染治理的主战场,而银行首当其冲。“作为现代经济体系中重要的资源配置枢纽,银行业在引导社会资金流向绿色产业方面应发挥重要作用。”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银行原董事长闫冰竹在该提案中写道。

近年中国银行业利润增速虽已放缓,但一直享受着比外国同行更轻松和更稳定的回报,因而更能承受风险,参与绿色金融的探索。中国的银行业净资产收益率(ROE)稳定在15-20%,美国银行业是9%左右,欧洲银行业仅为3%左右。依靠丰厚的利润,中国银行业有实力推动绿色金融产品创新,普及绿色金融理念,共同促进我国绿色金融持续健康发展和经济转型升级。

作为河北当地最大的地方商业银行,截止2017年2月末,河北银行绿色信贷余额38.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8.89亿元,增长29.72%。在增量授信上,河北银行大力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绿色产业,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并对从事循环经济生产的企业实施利率优惠。目前全行战略性新兴产业贷款余额46.66亿元。同时严格限制高耗能、污染物排放不达标客户准入。

在存量授信上,河北银行对高耗能、高污染的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行业客户区别对待,坚持“有保有压、有扶有控”。优先支持耗能低、污染物排放达标的优质企业,对产品有市场、有竞争力,设备、产能合规,内部管理规范的行业或区域龙头企业,该行积极帮助其实现改造升级,如河钢集团基本授信额度由去年的15.3亿元增至18亿元。

此外,河北银行进行名单制管理,加大对落后产能行业总量压降和结构调整,退出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企业。两年来,共压缩退出钢铁冶炼及压延、煤炭、水泥和平板玻璃行业客户71户,涉及金额48.42亿元;压缩退出钢贸、煤贸行业客户99户、金额34.5亿元。到2016年末,钢铁、煤炭、水泥、平板玻璃等产能过剩行业贷款余额44.46亿元,占全部贷款的3.62%,占比连年下降。

河北的大气污染已引起世界银行的关注。去年6月,世界银行“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融资创新”项目已正式落户华夏银行,该项目是我国第一个采用世界银行基于结果导向(P4R)贷款方式的转贷项目,也是世界银行全球第一个与非政府机构合作采用该模式的转贷项目,全球第一个应用于能效领域的结果导向型贷款项目。

该项目将通过世界银行4.6亿欧元和华夏银行的等量自有资金,以较低利率水平支持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能效、可再生能源及大气污染防治项目。项目实施后,每年将至少减排二氧化碳246.1万吨、粉尘0.36万吨、二氧化硫1.69万吨、氮化物1.27万吨,并减少标煤使用量超过100万吨。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鲁政委家认为,尽管大气污染治理仅是绿色发展中诸多目标中的一个,但是由于其高度的综合性、跨区域性,及其与经济系统高度的耦合关系,导致大气污染治理具有极高的复杂性和代表性,大气污染治理所涉的体制机制,对于其他绿色发展目标同样具有重要作用。

正因为此,“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于2月28日召开了第九次会议,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征求意见。按照方案,区域内7个省、区、市将通过压减燃煤、关停高污染小规模企业、加大散煤治理、严控农业排放、强化高排放车辆管控等手段,强化大气污染防治力度。

仅靠银行绿色信贷及政策,仍难以有效控制大气污染。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估算,未来五年中,中国绿色产业的年投资需求在2万亿人民币以上,而财政资源只能满足10%-15%的投资需求。因此,建立我国的绿色金融体系,特别是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是支持国家“绿色发展”战略、践行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措施。

据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透露,2016年我国在境内外绿色债券的发行规模达到约2300亿元,占同期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量的近40%,我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

中国在绿色债券领域取得的成就已获得国际认可。3月6日,由气候债券倡议组织(TheClimate Bonds Initiative)、伦敦金融城、绿色金融倡议组织等机构联合举办的第二届绿色债券年会暨绿色债券领军者颁奖典礼上,中国人民银行荣获“创新监管者”奖;交通银行由于2016年11月22日发行300亿元人民币(44亿美元)绿色债券,获得最大单笔绿色债券奖;受益于2016年共计发行500亿元人民币(76亿美元)绿色债券,浦发银行已是2016年债券发行规模最大的发行人;另外,中国进出口银行及中国银行在绿色债券领域的业绩也获得相应奖项。

“随着国内绿色金融体系顶层设计的明晰化,未来几年将迎来绿色金融发展的黄金时期。”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马骏称。

为推进银行业绿色金融业务的发展,闫冰竹建议,完善绿色金融相关法律和补偿机制、加强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加大绿色金融创新力度。对积极开展绿色金融的商业银行,在税收和资本占用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政策优惠;建立绿色信贷基金,承担一定比例的银行绿色信贷违约损失;健全绿色信贷的贴息机制和担保制度,降低绿色企业的融资成本和融资难度;鼓励金融机构成立专业化的绿色金融事业部,并给予相关政策支持,专业从事绿色投资,通过项目融资和股权投资等方式吸引社会资本进入绿色产业,拓宽绿色产业的融资供给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