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业 >>内容详细

17万㎡超大污水渗坑后续调查:公开的秘密,给钱就能倒

2017-04-27 14:59  中国新闻周刊

倒酸已经成了南赵扶村许多人的“生意”,只要给钱,“谁都可以领着来倒”。这门生意带来的代价已经让政府开始重视。从2014年3月开始,大城县政府就对砖厂渗坑进行治理,但污染的反弹与治理不当有关系。“碧水源公司也没有认真治理,他们也就是想骗政府的钱。”

1啊.png

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南赵扶镇存在17万平方米和3万平方米两个工业污水渗坑,航拍的污水渗坑呈红黑色。图|CFP

渗坑边的村庄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村里人都怪我,当初不该建这个砖厂。”孙少锦低着头,若有所思。他曾是河北省大城县南赵扶村的党支部副书记。1981年,在他的主持下,南赵扶砖厂开始筹建,他是砖厂书记。

孙少锦今年69岁,瘦高,长期的农村劳作使得他肤色黝黑,看起来硬朗而有棱角。他口中的“大事”,正是最近被媒体和社会广泛关注的“渗坑污染事件”。

2017年4月18日,一家环保机构披露,在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和天津市静海区内,“潜藏”多处工业污水渗坑,最大一处面积达17万平方米 ,或已对当地地下水安全造成威胁。

第二天,环保部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环保部发布”发表声明,证实消息属实,并称环保部会同河北省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赶赴现场进行调查。4月21日,环境保护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表示,“无论渗坑怎么形成的,历经多少年形成的,都是在非法排放污染物。这种行为从国家层面要严厉打击,环保部对此类问题将发现一起严肃处理一起,绝不姑息。”

渗坑是指挖在庭院地面之下用以排出地面积水或管道污水的坑。而上述17万平米的大坑,就在孙少锦所在的南赵扶村,其精确的面积是16.98万平方米,为砖厂取土烧砖所造就的。此外,村里原化肥厂的位置还有一个3万平方米左右的渗坑。

1982年,南赵扶砖厂建成。一直到2016年污染企业整顿,砖厂才停工。取土留下的大大小小的坑密集地分布在村子里,像极了一处处伤疤,占据了南赵扶村上千亩耕地,占村里耕地面积的三分之一。“村里人对砖厂深恶痛绝,它毁了我们村。”孙少锦说。

“公开的秘密”

2017年4月20日,河北省地球物理勘察院技术人员李明(化名)接到了一项紧急的任务,到南赵扶村进行测绘。活很急,他得到的指令是“带着家伙马上走”。在以往,他们需要先派人来勘查一下现场,才会准备出发的物品和工具。

李明和7个同事,带着两辆声纳测量船和测量设备赶到了现场。这个具有甲级资质的测量单位以前也测过一些大坑的深度,以知道多少土方能够将坑填平。但这次任务跟以前不同,他们要评估污染的水量。

周遭的环境让李明有点吃惊。此前,他已经看过相关的新闻, 但污染的程度显然比他想象中严重得多:渗坑距离公路接近两公里,黄土漫天,周围全是荒废的农田,只有远处能够看到一排杨树林,完全没有春天的样子;靠近土路的一个渗坑,寸草不生,岸边的泥土已经呈铁锈色,空气中的味道刺鼻异常。“这个坑挨着路口,倒酸的人可能更愿意往这里倒。昨天有技术人员说,这个坑水的pH值是2,就是强酸了。”

考虑到作业保护,他们戴着橡胶手套,腿上穿着皮制隔水衣,每一个举动都小心翼翼的。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么高级别的防污措施。”以往的时候,遇到有水的坑,他们还愿意玩玩水,“现在皮肤都不敢露出来”。

根据要求,李明等人要在一天内将坑里的水量测量完成。这对他们来说有点不太现实,17万平方米的大坑被土垄分割成大大小小的坑,很多都不连通。每更换一个新的测量点,他们不仅要搬船,还要重新调试仪器。出于节约时间的考虑,他们中午饭也只是每人分了两个驴肉火烧,喝了点水。

当地官方消息显示,河北大城县的渗坑污染,系旺村镇马六郎村李永奎、李锡展两位村民于2011年至2012年,将从外地拉来的废酸倾倒进坑塘所致。2013年3月,大城县政府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后,将李锡展抓获归案。大城县政府称,经调查,犯罪嫌疑人李锡展供述倾倒废酸3吨,李永奎倾倒废酸3.1吨。

南赵扶村村民徐俊强对于废酸倾倒的印象与此吻合。2010年左右,他曾在砖厂拉砖补贴生活,每天早上去一两次。“当时,还没有觉察到有人来这里倒酸。” 2012年之后,倒酸却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村里人偶尔能碰到运输车开往砖厂去。“车牌都是河北的,1万多块钱可以倒30吨左右。”

在企业将废酸处理到pH值符合要求的前提下,按照市场价,处理一吨废水需要3000元左右的费用来计算。30吨废水需要污水处理费用接近10万元。

事实上,废酸倾倒在河北是颇为普遍的现象。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发现,从2013年8月至2017年3月,一共有1369个与“渗坑”相关的判决,其中有433起案件由河北省法院做出判决,占了总数近三分之一。“2013年抓获李永奎、李锡展之后,偷倒废酸的事件仍有发生,我们一直有抓到犯罪分子。” 河北省环境监察局三队队长戎立负责现场的紧急指挥,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河北省公安厅甚至因此组织了民间环保警察,对危险废物的产生环节、运输环节、处置环节加强管理。

据报道,由于渗坑的恶臭,南赵扶村村民一度组织了抓罐车小队,半夜驱赶来倒污水的罐车,但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Google Earth的卫星图显示,2010年,渗坑区域还并未大规模出现;到了2012年,污水渗坑已经出现并初具规模;2013年以后,渗坑面积不断扩大,最终达到目前的规模。

渗坑的存在已经极大影响了南赵扶村村民的生产和生活。徐俊强说,砖厂会将水排往村里的白马河。以往村里人都是靠白马河灌溉。污水进了白马河后,浇灌的土地,庄稼都死了。徐俊强的8亩庄稼地,现在基本靠天吃饭,不敢再进行浇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