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内容详细

胡德平:绿色发展与共享经济

2017-12-14 16:51  环境商会

12月9-10日,由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主办,以“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锻造产业利剑  护卫美丽中国”为主题的“2017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在广东肇庆召开。

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全国政协原常委胡德平在峰会上表示,中国农村的土地承包制才是共享经济的起源。他表示学习十九大报告关于共享经济的体会是,新时期,共享经济在农村土地三权分离、以及其他领域都应该发挥更好的作用。

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全国政协原常委胡德平

以下是演讲实录:

根据国家统计部门的数据,2016年共享经济的交易额是3.4万亿元,2017年的交易额是4.5万亿元,近几年年均增长率约40%。

对于共享经济,2013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和我国发改委的介绍,都是强调所有权和使用权相对分离,双方都赢得相对报酬的经济业态。这里关键的变化就是“享有使用权”是人人可以体会的使用权,是人人可以共享的使用权,绝非现在的专业、职业经理那样单一的使用权,最好的例子就是我们现在的网约车和共享单车,这是使用权的共享,北京朝阳区最近推出所有权共享的房地产。

中国的改革事业就是以农村的共享经济为起点的,也就是在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基础上,每个村民都有共享的权力,并据此获得承包地,承包地的使用权与承包地所有权相对分离,承包地产出的农产品、建成的设施,所形成的产权是承包户的农户所有,这种生产关系同时又使得亿万农民在农业生产之外,有了其他多种经营的财产性收入,解放了众多劳动力,也激活所有制的价值和活力。

中国的改革开放并没有止步在农业的共享经济模式上,而是对国家的资源,也就是把全民资源的使用权向全民开放,由此形成新兴的经济制度,最终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共享经济应该是执政后共产党最应该关心,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现的经济业态。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把握共享经济,首先吸取上世纪历史经验教训,共产到底是谁共谁的产,毛泽东有重要的思考,他说不是人民公社共生产队的产,是生产队要共人民公社的产,共产党执政后只能让人民的生活富裕起来,财产收入应该增多,而绝不能共老百姓的产,当时毛泽东看准了人民公社核心单位,他认为生产队和群众的利益挂钩最为直接,更便利自主经营、自主盈亏,只要经济在发展中,哪怕是生产队也可以共上级各层单位的产,当然公社的经济发展好,也可以把生产队的财务发展结合起来,我们的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了家庭,别看又降低级别,但是发展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

何为“产”,我认为“产”就是个人生产资源和生产经营积累资产的存量,只要这些向全民来敞开,谁有能力谁就可以,那么就可以发展,不管是民生、城市的经济体制改革,我党都是从所有权和经营权、使用权结合的角度考虑问题,中央、国务院5个1号文件都是这么说的,1984年我们推进体制改革,马克思的理论和实践证明所有权和经营权是可以适当分开的,实际上这里经典思想也是我们党改革开放强大的动员力。但是变化也是有的,随着农村的改革,说明了不忘初心是多么重要。

我认为广东省肇庆市的征地方式是一个新时代共享经济的例子。近几年,肇庆新区把近50平方公里的面积作为城市用地开始流转,开始发展、开始征用。总计7200亩地的流转,没有群体性事件的发生,这在很多地方很难做到的。

我们原来征地模式是是国务院下发征地的数据指标,政府一次性给失地的老百姓补偿,一个结果就是地价降低,引起了强征的事件或者是一夜暴富,但不管是什么变化,从此之后,农民和土地就没有了关系,好像是转化了身份,但是以后的子孙的生活都没有明确变化。

农民土地的集体所有权是宪法明文规定的。肇庆市的做法是,各村的土地公司对各级的土地组织是有层次的,这种公司的股份是政府占80%,农村农民占比20%。这20%中的12%是征地之后给农民留地用于商业发展,比如商品房、工业,8%是用于固定分红。在留地没有开发的时候,每年政府还补给每亩地6000-7000元钱。

农民的这种股权不是他们所有权,而是使用权,哪怕是公司垮台了,也是农民使用权的丧失,而不是所有权的丧失,我觉得肇庆这种做法是对共享经济的进一步推动和发展。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