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导 >>内容详细

毛利率50%? 2000亿危废市场的争夺赛

2017-12-12 15:03  华夏时报网
 
本报记者 马维辉 肇庆报道
 
“现在很多人都认为危废利润高,纷纷想涌入这个领域,但我却觉得恰恰要冷静对待这个过热的现象。”12月9日,在2017中国环保上市公司峰会上,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赵笠钧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危废,是“危险废物”的简称,指的是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或者根据国家规定的危险废物鉴别标准和鉴别方法认定的具有危险特性的废物。
 
近年以来,随着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和环保执法力度的趋严,危废市场迎来春天,众多环保企业纷纷涌入危废领域“跑马圈地”。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危废处理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分析报告》预测,到2020年,我国危废市场有望形成2000亿元以上的规模。
 
不过,赵笠钧表示,他也听到一些公司,前些年花费很多资金,购买了危废处理的资质,希望能在利润丰厚的危废市场分一杯羹,但结果或许并不尽如人意。
 
兼并热潮
 
在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看来,危废领域正在迎来一场兼并重组的热潮。
 
12月5日,薛涛转发了一条新闻,标题叫做《东江环保携手海螺创业 强强联合推动行业健康发展》,内容说的是前一天,东江环保发布公告显示称,公司拟与海螺创业于12月6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就水泥窑协同处置固废事宜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将深入推进双方在固废处理领域实现强强联合、优势互补。
 
今年以来,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先后跨界布局危废领域。据中国固废网统计,截止8月份,危废行业发起并购行为已达16起,累积交易金额28.83亿元。
 
例如,碧水源以7500万元全资收购定州市冀环危险废物治理有限公司、定州京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合计有危废焚烧处置规模9500吨/年,废活性炭处置规模1.5 万吨/年,再生活性炭销量约3000 吨/年。规划至2020年,焚烧处置能力将扩展至2.9万吨/年。
 
进入9月,东江环保先后斥资13040万元收购唐山万德斯80%的股权,4800万元收购富龙环保30%的股权,以及150万元收购华藤环境10%的股权,持续扩展其在危废领域的版图。
 
10月中旬,中金环境拟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合计18.5亿元,8倍溢价收购金泰莱100%股份,切入危废处理领域。
 
此外,启迪桑德、瀚蓝环境、巴安水务、金圆股份、康达环保等环保企业,甚至房地产大佬雅居乐也纷纷涌入危废行业,试图抢占这一“蓝海”。
 
12月初,环保部印发《2017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显示,相比2006年,2016危险废物实际经营规模增长448%。
 
60%处理缺口
 
危废市场突然升温,与政策加码有关。
 
2015年年底,最高法、最高检出台司法解释,规定“非法倾倒3吨以上的危险废弃物,即可认定环境污染罪”。随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国家危险废弃物名录》分别进行了修订,一系列政策密集出台。
 
去年以来持续开展的环保督察也对危废市场的打开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在督察重压下,非法处置危废可能会面临刑事处置,从而导致危废处理需求加速释放。
 
以河北省为例,环保督查过程中就发现多起危废处理的问题,如衡水市枣强县大营污水处理厂周边2万多吨含铬污泥长期堆放,辛集市制革园区锚营垃圾暂存场长期非法堆放含铬蓝皮丝800余吨,蠡县兴雅泰皮业等企业产生的大量喷涂浆渣、含油污泥、废有机溶剂、灰浸废碱液、废活性炭等危险废物未得到有效收集处理,环境隐患突出。
 
E20研究院产业研究负责人潘功表示,从我国危险废物的产生量来看,我国危废实际产量可能高达近一亿吨,并且这个数字还会进一步提高。
 
但是从处理量来看,目前我国核准经营规模为5263万吨,许可证数量2000余份,但实际经营规模仅为1536万吨,有效处理能力仅达15%左右。在已申报的危废中,尚有超过60%得不到妥善处理,实际处理能力缺口很大。
 
或存在施治不到位
 
有传闻称,目前危废处理的毛利率至少在50%左右,相比环保产业其他细分领域高出不少。不过,赵笠钧担心,处理费由政府定价的“高利润”行业,可能与施治不到位有关。
 
赵笠钧表示,政府定价是经过一定的成本测算的,既然危废企业还有如此高的利润,那要么是当初测算的价格偏高,要么就是危废处理企业没有进行认真地施治。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危废处理需要具有政府批准的资质,是不是政府管制带来了供给稀缺,从而导致收益较好?不过,赵笠钧表示,危废处理是政府定价,所以不存在供给影响价格的问题。
 
事实上,有关危废违法处理的新闻比比皆是。11月28日,《法制日报》报道,济南市章丘区人民法院近日对章丘“10·21”重大环境污染案进行宣判,以污染环境罪判处被告单位山东某新能源有限公司、山东某化工科技有限公司2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的罚金,另以污染环境罪判处被告人郭某某等17人6个月至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8000元至6万元不等的罚金。
 
据了解,章丘“10·21”重大环境污染案发生在2015年10月21日,导致陈继新、张林德、窦志星、路桐4名涉嫌非法排放危险废物人员当场中毒身亡。
 
赵笠钧表示,最近很多人都在问他,要不要进军危废领域。但在他看来,从投资的角度看,一个事情如果热到现在这种程度,企业这时进去代价就会比较大。而且对于过热的行业,监管层介入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可能会进行政策调整,加大监管力度等。
 
“环保企业所施治的项目,本身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污染源,所谓达标,并不表示对环境就没有污染了,只不过是达到排放标准,实际上对环境容量还是有影响的。”赵笠钧说,“现在垃圾焚烧已经要求‘装树联’,下一步相信对污水处理厂等也一样会更严格地进行管理和考核。我们环境商会内部开会时也说过,环境企业应该做出表率,不应该偷排漏排。”
 
事实上,监管层已经注意到了这一问题。11月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结合审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执法检察报告举行专题询问,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许振超就危险废物处理能力问题提出询问,环保部部长李干杰表示,下一步将借助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摸清底数,彻底摸清楚重点行业危险废物的产生情况;建立环保信息公开平台,要求企业公开危险废物相关信息;确立涉危险废物企业环境信用评价的法律制度,将涉危险废物企业环境违法信息计入社会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开;建立健全统一监测监察执法体制,明确要求固体废物产生单位一律纳入排污许可。
 
“我们一定会非常努力,尽快落实,争取早日完全达到(把所有的危险废物处理好)这个目标”。李干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