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CEO论见 >>内容详细

赵笠钧:行业遇冷更需要激扬梦想

2018-08-14 11:37  来源:《英才》杂志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自然包括对美好生活环境的向往。

 

不论是雾霾、水污染还是土壤污染,人们对于环境保护的关注,最终都会落实到政府部门对于环境保护更加重视的行动上。

 

2018年4月,生态环境部取代原环保部挂牌成立。新的部门整合了原环境保护部与六个部门的相关职责,具备更强的可协调性和执行能力。名称的变更背后,是将“保护”上升至“生态”的高度,其内涵与要求都有了非常大的提升。不仅仅是对环境进行保护,更要建设良好的生态环境。

  

更加严格的环保政策,带来更具确定性的市场机遇。早在2012年开始,中国环保产业就掀起了第一波发展的热潮。在《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等政策的指引下,各类地方政府、国有和大型工矿类企业、发电和排放型企业都开始大规模采购环保设备,各个城市也开始集中兴建垃圾处理厂、污水处理厂。

  

环保产业巨大的前景有目共睹。大气治理有数万亿的市场空间,大量的工业排放需要机器设备的优化;水污染处理方面,仅“十三五”城镇污水处理就要投入超5600亿;2017-2018年水环境综合修复治理市场超2万亿;土壤修复市场数以十万亿计算。“环保”两个字,意味着十万亿级的商机。

自2012年开始,A股环保类上市公司就开始了长达5年的快速增长,大批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良好,股价连续多年上涨。

 

但全社会的共识之下,也形成了一个新的问题:确定性的发展前景和企业强劲的吸金能力,吸引了大量机构和个人参与到环保产业的创业中。仅自2005-2014年的十年时间里,环保类企业就从2000余家增长至50724家。如此激烈的竞争,不仅拉低了行业整体的利润水平,也在市场上形成了诸多乱象。

  

目前,中国市值最大的环保企业也没有超过500亿元,而在欧美国家,千亿级的环保企业已经充分成长。如今数万环保企业同台竞争,究竟谁可以在乱战中最终胜出?十万亿规模的巨大蛋糕,到底应该怎样分食?本期《英才》试图找出未来环保行业最终的胜出者。
 

 

环境产业已经到了临界点
 

随着国家金融监管趋严,去杠杆力度加大,大批民营企业沉陷债务危机泥潭。而此前正处于高歌猛进中的环保企业遭遇了突如其来的严冬。

  

有专业人士指出,长期以来不少环保企业无序的规模扩张以及大量的环保项目垫资建设,致使企业深陷债务困境而难以脱身。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开能健康集团董事长赵笠钧在“2018中国环境产业高峰论坛”上也表示,虽然当前环境产业的发展迎来了历史性的机遇,但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环境产业已经到了“临界点”。

  

但与许多悲观者不同,赵笠钧坚信,眼前的困难虽然很大,但环境产业必将“破茧而出,羽化成蝶”。而突破临界点的关键,则在于对环境企业本质的坚守,对品质和创新的追求。

品质和创新的力量

博天环境创立至今已有23年,作为早期投入中国环保行业的一员,赵笠钧亲历了行业发展的风风雨雨,也对环境企业的价值本质有着更深刻的认知。

  

“从环境治理的层面而言,方案再好,对于客户都是发展的成本。”赵笠钧认为,环境企业不仅要思考自身可以提供什么服务,更重要的是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带来价值创造,实现让环保从发展的成本转化为发展的动能。

  

“这几年环保行业被资本热炒,企业轻易就能拿到很多钱,金融机构也愿意给钱,有的企业就‘疯狂’了,什么项目都敢接。”在赵笠钧看来,没有优势的机会就是陷阱。“环境企业在发展中应该思考自身是否带来了品质和创新,能否成为被广泛需要的企业”。
 

对环境企业价值本质的思考与坚守,使得博天环境并没有因为形势好就盲目扩张。在前几年PPP大热之际,博天环境仍然保持理性。“我们对待PPP项目非常谨慎,首先要注重项目质量,同时要选择与强者为伍,强强联合实现共赢。博天的很多项目都是跟央企合作,央企融资成本低,抗风险能力强。而且我们角色定位是技术方案的提供者,只适当投一点资金。”赵笠钧对《英才》记者表示。

  

此外,博天环境在PPP模式的流域治理项目中,不仅重视环境治理的执行,还从客户的角度出发,在改善生态的基础上植入滨水产业,构建绿色消费产业价值链,创造更多的运营价值,降低客户的支付压力。这一思路已落实在福建武夷山“水美城市”项目和广西昭平“一江两岸”项目中,并赢得了当地政府的好评。  

赢时思变 顺应趋势

身处资本严冬,环境产业路在何方?赵笠钧对《英才》记者表示,产业的发展一定要顺应社会的大势。在他看来,社会发展的潮流中涌现出了一系列新趋势,比如资源结构的优化、产业结构的升级、城乡空间价值的重构等。

  

“这些趋势的变化,必然影响环境产业未来的作业场景。”赵笠钧认为,环境产业要完成从末端治理向生产前端移动,从‘看得见’的污染到‘看不见’的污染延伸,从城市水环境到美丽乡村建设的拓展。

  

“我们要用新场景倒逼自身的生长与进化。”赵笠钧表示,处于产业的临界点,环境企业更应以梦想激扬未来,完成蝶变与转型。博天环境也从传统的工业水系统和城市水环境出发,开始进军集成电路生产过程的超纯水供应,从城市环境治理拓展到乡村环境治理,并在土壤与地下水修复、监测检测与智慧环境、核心装备制造等领域展开布局。

 

其中,收购高频环境的计划,则是近期在资本市场广受关注的一个事件。“全世界能生产最高标准纯水处理芯片的企业,屈指可数。中国大陆境内只有高频环境一家。”赵笠钧说,对国家的信息安全而言,增强集成电路产业国产能力、减少进口依赖已经上升到战略高度,而超纯水供应直接关乎集成电路产品品质和性能。

  

集成电路产业的崛起,同样需要具备提供包括纯水、废水和再生水在内的水处理整体解决方案的中国企业。收购高频环境后,博天环境将成为中国大陆唯一进入集成电路产业等高技术水处理领域的环保上市公司,肩负起助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责任。

让美丽更美好

2017年12月26日,开能健康发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由瞿建国变更为赵笠钧。

  

开能健康早在2011就成功上市,该公司一直深耕健康产业,产业涵盖居家水处理、人体免疫细胞存储及健康管理服务,并在海外有着良好的市场基础。从资本角度看,上市以来,开能健康基本面一直非常好,但开能健康的市值表现,却一直不温不火。有分析师认为,以开能健康的盈利状况来看,市值被大幅低估,赵笠钧的加盟将会给开能健康注入新的活力。

  

对于这一布局,赵笠钧笑言,希望让博天环境与开能健康,成为美丽中国与美好生活的搭档,让美丽更美好。

“中国已经由投资驱动转为消费驱动,而从消费升级的趋势看,可以发现绿色消费是一个重要的方向。”赵笠钧谈道,人们的消费理念更加绿色,从单纯的物质追求开始转向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开能健康的业务,正好符合绿色消费升级的大势,而该公司此前在技术、研发和制造方面积累的实力都将得到充分发挥。

  

绿色消费升级也正在驱动着生态产业的成长。赵笠钧表示,他正在考虑让博天环境从此前“水业关联的环境产业布局”,进一步和人们健康生活建立链接。在这个方向上,博天环境将与开能健康产生良好的协同。而博天环境和开能健康也都定下了在各自30周年的时候,达到300亿的目标。

  

“健康产业和环境产业所服务的终极对象都是人。”赵笠钧指出,在绿色消费的升级中,山水林田沙湖草等不同的生态场景,也将成为能够为民众休闲时光带来美好生态体验的生态产品这样就可以把现在做的生态治理和人们的消费升级结合起来,实现“让美丽更美好”的愿景,为中国梦增添绿色底蕴。

 

“我相信,这些努力就是在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赵笠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