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内容详细

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 怎破“知易行难”之困

2014-03-05 09:37:59  

    长时间、大范围的雾霾天气,部分城市地下水受到严重污染,局部地区土壤污染程度加剧。环保投入逐年增加、各类环境污染治理设施加速建设的背景下,环境形势却依然严峻。

  “究其原因,是由于目前我国工业污染治理依然沿用‘谁污染、谁治理’的思路,由排污企业自行解决治理问题。”在全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近日举行的“两会”媒体见面会上,桑德集团董事长、环境商会会长文一波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上,环境商会通过全国工商联向大会提交了《在治污领域切实推进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提案。

  文一波对记者说,在国际上,工业减排普遍采用第三方治理模式,即排污企业以合同的形式通过付费将产生的污染交由专业化环保公司治理。一方面排污企业由于采用专业化治理降低了治理成本,提高了达标排放率;一方面政府执法部门由于监管对象集中可控而降低了执法成本;此外,还刺激了环保企业和产业的发展。可谓一举三得。

  污染治理设施多形同虚设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生态环境保护的市场化机制,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在生态保护中进一步引入市场机制,可以解决生态环境治理资金匮乏的难题,减轻政府财政负担。

  “很多污染治理设施或闲置不用或间歇运行,形同虚设,完全实现不了污染物达标排放要求。”文一波说,企业作为市场竞争主体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独立法人,难以从宏观和长远的角度建立有利于环境保护的自我约束机制。同时,受经济实力和技术水平等因素制约,很难做到每个企业都能投资污染治理设施,即使建成了往往也不能正常有效运行,出现建而不运、运而不足现象,严重影响污染治理效果。

  文一波称,生产企业如果不偷排,其运行成本一定会比专业公司高。而专业公司运营随着市场化程度、运营规模的集中度提高,一个环保企业负责第三方运营的项目可以达到上百甚至数百个,成本远低于生产企业。

  国电清新董事长张开元也告诉记者,西南地区的煤含硫量高,“一分五”的脱硫电价补贴肯定不够。但对于其他地区,总体来说还是够的。如果让专业脱硫公司来做,还会有合理利润空间。

  威立雅水务中国区副总裁、环境商会常务副会长黄晓军表示,近年来,工业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已在我国燃煤电厂脱硫脱硝领域得到试行,取得显著成效。一些大型工业企业和工业园区也尝试着采用此种模式以降低污染治理成本。

  从监管上来说,环保部门以前要面对几万家企业,如果将来能够集中在几十或者约百家专业公司,那么监管的范围会大大缩小。“第三方运营更注重自己的品牌声誉,不会因小失大,自我约束的力量会更强。”张开元说。

  加大监管挤出第三方需求

  政府部门有关“谁污染、谁治理”的规定,实际上也给了排污企业偷排漏排强排的空间。山东省环境信息与监控中心近日检查发现,个别企业的监测设备电源都关了,但数据居然还在上传。为数不少的排污企业通过干扰自动监测设备正常运行,偷排、漏排、强排。

  如何推进第三方运营?张开元认为,要推动第三方治理,推动污染治理的专业化、市场化,首先还是要加强监管和处罚力度,给企业压力就是创造对专业化治理的需求。

  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分析说,排污企业自己设计建造污染治理设施既缺乏技术能力又缺少资金来源,而专业化环保公司单独投资规模较大的污染治理设施也往往力不从心。“建议通过设立清洁水和清洁空气基金加以引导和激励,支持专业环保公司投资建设污染治理设施,缓解环保公司的资金压力同时也提升排污企业实行第三方运营的动力。”

  环境商会建议,国家从排污收费、专项污染治理资金、国有资产拍卖资金中拿出一部分设立清洁水和清洁空气基金,每个基金500亿元规模。基金采取无息或低息贷款方式,贷款期限适当延长,以适应污染治理项目周期长的特点。基金将优先贷款给实施第三方治理的排污企业或环保企业,以推动工业污染治理。

会员验证

提交关闭